蕎麥

東離、銀英
河正宇、與神同行解江、主朱河
《call me by your name》OE、主錘茶
詹一美
《X-men》EC 、主鯊美
《進巨》利威尓兵長中心
《黑塔利亞》
《盜筆》

如果你也觉得心灵相惜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人生第一篇先楊文!!!!

而白鲸死在山上:

*很雷,非常雷,雷点在于杨的bitch度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高

海尼森夜雪的杨视角,但极其不建议喜欢海尼森夜雪的读者观看 








很早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心中住着几乎洞悉一切可能性的恶魔。小学的时候我们写作文,会写自己的心中有一个天使小人和一个恶魔小人。恶魔小人劝你不要学习,多玩游戏,勤睡懒觉。天使小人则劝说你不要听恶魔小人的。我心中的恶魔绝不是这么纯真的修辞,而是真真正正,无时无刻不在唆使我下地狱的恶魔。我早已经把他幽禁在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并发誓此生永远都不会把他放出来。


 


我读书,大多数是历史书。我想在历史的某个地方出一点岔子,世界也许会和今天完全不同。已经固定的历史成为了恶魔和天使交战的战场,这还算好的,至少他们不在真正的人的心中战斗。


 


我有很大一部分书是和亚典波罗一起组织有害书籍同好会时读的。我几乎只读历史书。亚典波罗读得很多,爱情小说也读,淫秽书籍也看。亚典波罗劝我多看一些爱情小说,学习一下真正的技术,运用到实战中去,才能谈上恋爱。


 


你到底看了多少爱情小说?我问他。


 


少说有七十本了吧。


 


那你谈了几场恋爱?


 


亚典波罗突然不说话了,仿佛很伤感情地看着我,然后自顾自走开了。


 


 


 


傍晚时分亚典波罗造访我的宿舍,给我带来一本厚厚的小说,据说写了一对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女,却无奈彼此之间有着血海深仇,纠缠了九百多页,最终也没有在一起。亚典波罗声称这本悲伤的爱情小说看得他哭湿了枕巾,并且扬言要我这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毛头小子好好尝尝爱情的厉害。我在被窝里熬夜看完了整本小说,冒着被宿管查到要到操场上跑圈的风险,但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其间恶魔在我耳边发出了大概一百多次冷笑,嘲笑这对男女不得善终,并不是因为命运弄人,而是脑子不太好使,并且对我提出种种建议:男主角大概有七十多种方法让女主角就范,但是他一种都没有用,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完蛋了。


 


我和恶魔抗议说,首先,我不是这部小说的男主角,你的这些锦囊妙计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用场。其次,爱情能够让人变得多么卑鄙啊,尤其是那些过于聪明的人。所以我希望一辈子都不要尝到爱情的滋味。恶魔撇撇嘴没有说话,像亚典波罗一样怪声怪气地说:爱情的厉害,你总有一天会尝到的。


 


出乎意料地,我多多少少明白一点男主角的心情。或许他不是一个蠢人,只是心甘情愿地完蛋了,这正是爱情的厉害之处。我之所以明白一点,是因为我也多多少少尝到了爱情的厉害,爱上了杰西卡,并且有一百种手腕去获得她的爱,甚至和她结婚。但是我想做一个好人,一个善良的人,我希望她自由快乐,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做,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反复经过。


 


她和拉普在一起了,这是后来的事。拉普是个值得托付的人,至少比心里关着魔鬼的人靠谱。知道这件事的我在长椅上坐了一个下午。我应当感到高兴,但事实上并没有,我反而感到心里格外空虚,但也只是空虚而已,连悲痛都算不上。我以为恶魔会张牙舞爪地嘲笑我,但他只是沉默地坐在我的身边,让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你真是个好人,我说。平时这句话对他来说是非常严重的辱骂,因为这相当于骂他“你真的很菜”。我以为他会多多少少抗议一句,但他什么也没说。你怎么不骂人啊?我问他。


 


他说,你这不是失恋嘛。这让我觉得挺肉麻的。


 


这是我第一次尝到爱情的厉害。据说人生第一次失恋是非常剧烈的,我亲自体验过了,不过尔尔。从此以后我就是打过失恋疫苗的人了,所以失恋对于我来说将不是什么人生大事。这是我轻敌的开始。


 


这都是后来的事。


 


第二天我挂着黑眼圈起了床。室友问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我说我熬夜看完了亚典波罗给我送来的小说,爱情小说,我强调说,九百多页。


 


这么好看吗,室友似乎很感兴趣。


 


我说,没有,很无聊,男女主角都是傻子,但是亚典波罗觉得很好看。他说他看得哭湿了枕巾,虽然他目前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但因此多多少少尝到了爱情的厉害。亚典波罗太菜了,亚典波罗不行。


 


我室友点点头,表示赞同:亚典波罗的确不行。


 


这本爱情小说给我带来的另外一个后遗症是,多年以后,我出访帝国,在听说了一些关于罗严塔尔的八卦消息之后,自然而然地把他和这本小说里爱上仇家的男主角联系在了一起。一旦想到亚典波罗对着他这样的人哭湿了枕巾,我就很难从内心深处对罗严塔尔产生尊重之情。


 


 


 


虽然我不喜欢恶魔,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帮了我不少忙,从艾尔法西尔到伊谢尔伦要塞。他提出,伊谢尔伦要塞攻略战需要一位不可缺少的助力,先寇布上校。第一次见到他,我就觉得他不是好人,是应该高度警戒的对象。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有时候我觉得我或许是卡桑德拉转世,假如世界上真的有转世这回事。但没有办法,没有他,伊谢尔伦的事儿绝对成不了,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拿下伊谢尔伦后,他的一身伪装也没卸下,额头上缠着纱布,脸上都是血,看着怪可怜的,但是我铁石心肠。他对我说,阁下对下官的态度,让下官觉得不爽。


 


我嗯嗯地点点头说,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会改正,实则内心像亚典波罗一样大叫一声:我死活不改!


 


他说,阁下对下官的态度,太过信赖了,简直像在说:你这样的男人,我手到擒来,完全搞得定。这对于下官的男性尊严来说,是极大的轻蔑。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这么信任你吗?这也不是不行……我挠挠头。


 


他愣了一愣,仿佛没有料到我会直接反将他一军。他对我敬了个礼说:不,还请阁下一如既往地信任在下。顺便问一句,阁下有多少恋爱经验。


 


没有,我说。


 


真是可惜。假如您是女人的话,一定是那种能够做到百人斩的肉食女。某种意义上来说,您不是女人,这算是下官的幸运了。


 


 


 


后来事实证明,我不是女人这一点,也没能够让他幸免于难。我意识到先寇布对我意义非凡时,已经为时已晚,无法回头。亚典波罗向我打小报告,小报告内容是波布兰和先寇布作风淫乱,轮流在女性士官房间里过夜,给他这样像小羊羔一样洁白的处男造成了极大困扰,希望我这个要塞司令官可以整治一下歪风邪气。听完他的小报告,我的心脏忽然用力地蜷缩了一下。根据我有限的爱情小说阅读经验,我意识到我对两个素不相识的女性士官产生了嫉妒,要命的是,这嫉妒好像还很强烈。我开始反思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导致我爱上了先寇布。我原本以为就算世界毁灭,银河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活着的人,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什么瓜葛。我想起来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种强烈的不详预感,像是卡桑德拉的预言,不幸的事情最终都会实现。


 


我总结了一下,觉得大概是先寇布特别喜欢在开会之后单独留下来和我开小会的缘故。不仅开小会,还对我动手动脚,诱使我感情变质。总之,这一切都是先寇布的错。


 


先寇布对此毫无察觉,继续积极地找我开小会,劝我独裁。我挺想介绍他和我心中的恶魔认识一下,他们俩一定能成为很好的酒友。先寇布说了很多话,但是由于他的脸离我太近了,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我望着他的脸。这是一张很英俊的脸,世界上没有女人能不被这张脸蛊惑,甚至连我这样冷酷的人也不能抵抗。我忽然笑了。他被我笑得一懵,问:你在想什么?为什么忽然笑起来?


 


我说,没什么。


 


我在想他永远不可能知道我此刻的心。


 


 


 


先寇布继续在要塞里面游荡,贻害无穷。我虽然觉得膈应,但总不能去干扰下属的私生活,用狗链把他拴在门口,写个牌子挂在他的脖子上:猛犬发情,生人勿近。嫉妒的火焰在我的心中熊熊燃烧。每次看到先寇布冲我灿烂地微笑,我都想狠狠揍他的脸。但如果真的干起架,以我的体格,很可能被他一拳打死,到时候尤里安都救不了我。而我也不可能在打架前哀求他,如果要打死我,那就请对我先奸后杀。怎么看这都不是划算买卖。


 


等着吧,你迟早要栽。我努力心平气和地想。


 


 


 


三月份我们打了一场硬仗,几天几夜没有睡觉。战争结束后,所有人都累坏了,纷纷原地倒下,睡得人事不省。舰队返航时开启了自动模式。到达海尼森时正是深夜。我和先寇布跨过横七竖八的人群,谁也没有吵醒。我们走在海尼森深夜的街道上。夜很深,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天空里忽然落下洁白的雪来,这是海尼森开春的第一场雪。这种天气让我觉得应该发生一点意外。我很困,于是故意趴在他的肩膀上。先寇布这个人实在很讨厌,总来烦我,不让我睡觉,这让我有点生气。他对我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睡觉,不仅让你睡觉,还让你睡到中午十二点。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比任何时刻都清醒,然后我用自己的嘴唇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地擦了一下。这是你自找的。我心想。


 


他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对他笑,我说我知道……你是……


 


他粗暴地含住了我的嘴唇,没有让我说出那个名字。


 


你是先寇布啊。我在心里小声地说。


 


 


 


后来我们到汽车旅馆开了房,大干一场。汽车旅馆非常简陋,床是脏兮兮的,对面还立着一人高的穿衣镜。我越过先寇布的肩膀,望着镜子里的男人肉体纠缠,宛如野合的动物一般。月光静静地照在我的脸上,在镜子之中,我的眼睛看起来太过冷酷了。有一瞬间,我为能够冷眼旁观自己的情事而羞耻。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先寇布的脸上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不是作为下属,而是作为情人才会流露的情迷意乱。他在别人的床上,也曾无数次露出这样的表情吗?我事后想起来无比丑陋——于是我在此刻故意叫出了菲列特利加的名字。他的脸一下子扭曲了,他更加用力地搞我。他说了一些话,我根本不能听清,但我猜那应该是些威胁我的狠话。后来他又搞了我一次,太过温柔,以致于不太像他。这让我有些飘飘然,不过还不足以让我陷进去。他用自己的额头很痴迷地蹭着我的脸,像条真正的大狗一样。我凝视着他无比靠近的脸,确定他彻底完了:我完完全全地把这个男人得到手了。就在我意识到这一点的一瞬,我完全地陷入了陶醉和迷乱之中。恶魔终于在我的心里吹起了号角。


 


我望向镜子。镜子里的男人也望着我。我感到彻骨的寒冷和绝望,于是我抱紧了他的脖子。你在哭吗?镜子里的男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哭?你已经确切地得到他了。


 


我哭了吗?我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颊,湿漉漉的。我不知道,我喃喃地说,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我意识到自己变成了这样丑陋的一个人,又或许我意识到,这完全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陷阱。先寇布是彻彻底底地完了,死得不能再死,但说不定我也一样。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请求他忘掉一切,就当这是一场误会。当然,我之所以和他这么说,是因为我很清楚,先寇布不会因此和我结束。


 


我和先寇布保持了很久的地下关系,比我想象的要久,甚至直到我结婚以后。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先寇布紧咬不放,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结束的决心。


 


我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神或者地狱。但和先寇布交欢的时候,我总是频繁地想起,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地狱存在。在传说中的地狱里,有一层是为淫乱者准备的,犯淫乱罪的人在这里赤身裸体,一边疯狂地交媾,一边被硫磺的火焰炙烤。即使烈火焚身,人们还是要交媾。我死后大概会下这一层地狱,到时候先寇布也要跟着我去,这么一想倒也不坏。


 


先寇布总是选择一些破旧的汽车旅馆,不知道是出于掩人耳目,还是出于单纯的情趣。旅馆的房间里居然还在使用白炽灯。我望着天花板,听着他洗澡时哗哗的水声。蛾子在我的头顶飞来飞去,我伸出手去抓它,它躲开了,然后向着滚烫的白炽灯扑去,变成黏在上面的一具尸体。宇宙的进步太过缓慢了,银河的历史开始了近八百年,蛾子还是像一万年前那样投火自焚。人也是一样。


 


我见过很多被性丑闻摧毁的军人和政客。之前我嘲笑他们愚蠢,缺乏理性。但现在,我变得能够理解这些十恶不赦的罪人了,因为我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个。我相信人是理性的生物,是本能上趋利避害的生物,尤其是高层的军人和政客。他们比谁都要明白这一点,比谁都善于审时度势,明白什么事情是正确的,什么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正因如此,才能身居高位。这样的人几乎不可能因为头脑发热而完蛋。


 


他们是在极度的理智之中,选择了自取灭亡的命运。就好像人是会思考的芦苇一样,人也是能够凭借自由意志选择自我毁灭的蛾子。


 


先寇布总是很喜欢用后背位搞我。我猜测是因为他用后背位搞我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掉过头去找他的嘴唇,和他接吻,这或许给了他一种被爱着的错觉。我到底爱不爱先寇布,这是一个问题,我到现在也没有能够搞明白。我喜欢和他接吻,我也喜欢叫他伤心。还在军校的时候,亚典波罗曾经借给我一本武侠小说。里面没有爱情故事,只有打打杀杀。故事里有个极其可恨的魔道妖女,总是无缘无故和一个正道的名门公子过不去,不仅抢了他家祖传的武功秘籍,还杀了他一家老小,屠尽满门。她对那个名门公子说:我最爱看你伤心,你越是伤心,我越是高兴得不得了。上学的时候,我和亚典波罗都恨她恨得要死,天下怎么有这么可恨的女人。后来她被名门公子一剑捅死了。


 


多年以后我和亚典波罗在伊谢尔伦的餐厅里面碰头。我问他还记不记得这本武侠小说,里面有一个很坏很坏的妖女。他说记得记得,今天想起来还是恨她恨得牙痒痒。


 


我说,我觉得她说不定很爱那个名门正派的男人。


 


亚典波罗吓得半死:哈?爱他所以杀他全家吗?


 


我说:正邪不两立,他们两个的立场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他们是不可能相爱的。如果她不和那个名门公子结仇,那就什么缘分都没有了。


 


好深奥啊……亚典波罗若有所思地盯着我,问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说,大概吧。


 


我到底爱不爱先寇布?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喜欢和他接吻,我还喜欢叫他伤心,他越是伤心,我越是高兴,就像那个最终被心上人杀死的魔道妖女一样。我常常感到我和他的缘分宛如叶子上的露水,太阳一出来就将死无对证。我常常刺痛他,也刺痛我自己。这种痛苦让我快乐,好像我们之间真的能够留下一点什么。这是爱吗?这么丑陋的东西,能够被称为爱吗?我不知道。


 


 


 


多年之后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不过那已经是我临死的时候了。我流了很多血,昏昏沉沉之中,我看到恶魔推开门,从牢笼里走了出来。什么嘛,原来门根本就没有锁上啊。我和恶魔说过很多话,但是因为害怕,从来没有认真地看过他的脸。他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俯视着我。原来是你啊。我笑着说。他小心翼翼地把我的头抱到膝盖上,像抱着小小的婴儿。生平第一次,我从他那里得到了完全的幸福。我好困啊,我示意他低下头来,快速地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就像一切刚刚开始时那样。我已经亲了你一下,现在我可以睡了吗?我看到他点了点头。


 


 



天啊啊啊啊


地藏竟然露出了月老般的微笑😍😍😍😍😍

心有猛虎:

1.鬼鳥不知道在美什麼意思!太夢幻了這種藍光!

2.殤叔只有上睫毛沒有下睫毛//////

3.照了張腰部特寫,皮帶綁得挺複雜的啊是不是被解怕了

4.大叔被霸凌的都出現黑眼圈了,覺都沒睡好對吧!

5~7.喂,鬼鳥!我把傘補好還回來啦,再沒有欠你或欠佛祖什麼了###

8.重新有傘遮蔭的佛祖笑得真開心!

9.大叔省吃儉用啊,衣袖都破了(O)

10.鬼鳥你要好好疼人家啊Q//////Q

哇靠⋯⋯⋯⋯⋯⋯

鴉鴉連腳踝都美!!!!!!!

名字太短的吸:

2年间的日常(?)


*** ***

我就…好久没画漫画了试试手感,然后现在已经累到手抖…………吐血………………

我的天!!!!








難得官方又發糖了!!!!








利維爾你是多執著為埃爾文遞東西啊啊








被這小嬌妻甜哭了!!!!

正、正妹⋯⋯








😭😭😭😭😭😭💕












太好看了








(存個









河河的風流債(欸🌝




河本人表示: 我這該死無處安放的魅力啊啊



(撥瀏海




到處撩處處留情ㄉ藍紙

有預感朱河股要火了


股東們!!!!!!

(誰